首页 > 传媒扫描 > 技术宅独特毕业生简历:17岁研制炸药、试发火箭
2013
12-20

技术宅独特毕业生简历:17岁研制炸药、试发火箭

在今年699万名大学毕业生中,有这样一份“简历”不知是让人生气、震惊还是赞叹——

17岁,研制炸药、试发火箭,被处罚;

20岁,改造宿舍,令学校头疼不已,却成为校园风云人物;

22岁,带着新开发的躺式电动车穿梭在京城大街小巷,并登上了各大媒体。

这份 “简历”来自一位叫汪希的学生,今年他就要从北京工商大学毕业了。在许多膜拜者看来,这位“技术宅”,是牛人中的牛人,称得上“非常”二字。在不少外人看来,汪希正用他年轻的生命尽情折腾,不知疲倦、不计后果。但这个地道的“90后”只会淡然地回应说,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拉风”一点,如此而已。

向前冲

最近一两个月,在北京长安街上,如果有人曾看见一名年轻人半躺着驾驶一辆贴地电动车,疾驰而过,不用惊讶,这正是本文的主人公汪希和他的躺式电动车。

汪希给这辆车起了一个很酷的名字——超级电车“风暴之灵”。这是个著名网络游戏的人物名称,虽然汪希本人并不喜欢这款游戏或者这名“英雄”。

尽管名字甚为霸气,但汪希给人的感觉并不如此。个子不高,身材偏瘦,说话时总会被自己的某个说法或者某个“事迹”逗笑,笑得很真诚。

在采访中,汪希飞快的语速以及充斥大量网络用语的语言习惯,已经让人难以招架。但看看汪希在自己博客上写下的文字,就会知道,他已是以一种相当克制并且低调的方式在和记者交谈。

在制造躺式电动车之初,他曾经这样写道:如果明天的我还依然没有认输,那么我就会集结全部剩余的激情,在大学最后一个假期向这世间最可怕的障碍——空间的距离——宣战!

宣战的“武器”正是“风暴之灵”。

这辆车约长210厘米,却只有55厘米的高度,类似于自行车的座位降到了横梁之下,与两个轮子齐高。单人半躺在底部平板上,启动、加速,找到平衡后便可双脚离地踩在踏板上,开始贴地飞行。

动手之前,汪希的愿望是“快,再快一点”。他的家与位于房山良乡的校区间相距近40公里,加上交通拥堵、公交改线等不顺意的原因,他要造这样一辆车,“在45分钟的时间里,从我家‘飞’到良乡,去见我想见的人”。

汪希有个习惯,不管设计多复杂的东西,从来都不画草图。所有东西在脑子里形成一块模糊的影像,就可以动手了。至于理论计算、强度校核、空气动力学、人体工程学,统统不予考虑。

他说,不爱画图的最主要原因是,每次画完图,最后做出来肯定跟图上不一样。

的确,他开始的想法是“山地自行车+航模暴力马达+动力锂电”,续航能力破百,短时间冲击100公里/小时的极速。

最初的设计更为独特——将自己伪装成一颗飞弹——极大程度减少空气阻力。

他在车头上装了一个整流罩,也就是一半椭圆形的罩子。从侧面看像一发弹壳,整流罩就是弹头,自己的身体就是弹尾。“很多人看到这个东西,总以为我会把脑袋钻进罩子去骑车。”汪希说。

“除了可以使你获得比小丑踩独轮车还要高的回头率,简直一无是处。”虽然他也不满意这个设计,但还是骑着这样的自行车在校园中“得瑟”过一段时间。他很快发现,普通自行车因为骑行姿势限制,即使安装整流罩也很难发挥降阻的作用。计划宣告失败。

随后 “竞速躺车”这个概念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要完全独立自主制造出一辆躺式电车,而不再使用现成的自行车来改装,并将这辆车作为自己的毕业设计作品。

他的宗旨是:觉得怎么能行就怎么弄,“做成什么样主要看心情”。

航模马达改为务实的电三轮马达;碳纤维方管的车身最终采用更便宜、更易切割的铝材;流线型的“概念”外壳被证明不合实际,彻底取缔……“这么不靠谱的方法造出来的东西,居然还真能用,这真是太不科学了。”他自嘲说,而目前这辆车被证明是可以开起来的,它的极速可达70公里/小时,续航能力在100-200公里。这是一般电动车两倍的速度,以及3-4倍的续航能力。

现在,这辆车成为他的代步工具,开着车上学回家、参加面试,今后还打算开车去上班。“走一路看一路,回头率超过100%。”汪希很享受被人关注的感觉,但言语间依然带着 “看就看呗”的不屑一顾。

如今上路行驶,人们会低下头,看这位躺着骑车的小伙子——竟还有如此奇怪的车上路;在学校,同学们眼中的汪希,简直就是“大神造车”——即使机械专业的同学们,也未必能看懂车头那块复杂的控制面板和三十几根连接线究竟是做什么用的。而最让汪希高兴的是,他居然开着这辆“奇装异服”的车,如此特立独行地一直开到现在,在不妨碍交通规则的前提下,尽情满足了个人的独特爱好。相比以前,他不知道,这算不算也隐隐体现着某种社会进步。但他很强调一点:自己与一般“愤青”的区别,就是自己懂得用实际行动,去改变所处环境,比如为解决不堪的交通状况,他自己动手造车。

但汪希的成名,其实并非因为这辆“奇葩”座驾,而是6年前的一位网络红人——“魔神”。

就像他自己所说:“魔神”也是人,而且还是个很奇怪的人。

1

“魔神”的前世今生

2008年之前,汪希在网上的身份是“魔神实验室”的吧主,也就是“魔神”本人。

因为爱好过于独特,汪希说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只能在网上遇见。“我们是比非主流还要非主流的非主流,一个城市里有10个已经很多了。”

由于高中时痴迷化学实验,汪希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化学怪人”。

有一次,他自己合成了高锰酸酐,氧化性极强——吸起一滴,滴到纸上,纸会立即着火。他一口气合成了10毫升,装在一个口服液的小玻璃瓶里,打算第二天拿到学校去表演“巫术”。表演刚一开始,汪希忘记了它强大的氧化性,居然用一次性注射器从玻璃瓶中抽取。由于注射器的橡胶塞是可燃物,活塞如炮弹般飞了出去,左手捏着的玻璃瓶瞬间完全粉碎,墨绿色的液体流了一手。汪希来不及多想,直接冲到水房洗手,还好毫发未伤。可当他返回时,爆炸现场已经陷入一片混乱。原来是有不了解情况的同学,拿餐巾纸去擦流了满地的高锰酸酐,结果火苗沿着餐巾纸喷涌而出,吓坏了在场同学。据他说,烧毁作业一本、课本两本、某同学的裤子一条。

这事之后,同学们给他起了一个外号“被妖魔化的技术之神”。他用这个名字在百度贴吧里注册了个人贴吧“魔神实验室”。

汪希说:我的实验很注意“安全”,从没有伤害到人或者小动物,也没有接到过邻居的投诉。

可事实还是有不少血的教训。

他在高中的好朋友,握着试管的左手被炸得血肉模糊。最终经过5次手术,这位同学手中至今尚有5片玻璃未能取出。

2008年3月3日,网站一个上午删光了吧里几乎所有的帖子。汪希也被相应处罚。“魔神实验室”消失了。

不知道是不是吸取了这次惨痛的教训,在汪希“重出江湖”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了更为温和的游戏,他现在的招牌是“MS精工(即魔神精工)” 。

汪希说,如果说要把“MS精工”打造成一个品牌,他的广告词都想好了:MS精工,专业“拉风”二十年。

“MS精工”出品的两个相当得意的发明,同样拥有相当霸气的名字:“烈阳使者”和“DSLR机动炮台”。

“烈阳使者”实际就是一个高亮手电。汪希将亮度提升到了15000lm (lm为光通量的单位 “流明”,光通量是一种表示光的功率的单位),比世界上号称最亮的手电还要亮。汪希说,一个流明相当于一支蜡烛所能发出的光,而15000lm,就是同时点燃一万五千支蜡烛的效果。

“想想那些在女生宿舍楼底下拿蜡烛摆心形的人,真是太弱了,咱提着大灯一万五千支烛光直接照到女生宿舍楼上。”汪希说。而他在网上“晒”的照片显示,他真这样做过。他给那张照片的备注是: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惊醒了很多宿舍,希望他们不要以为是外星人入侵地球了。

“烈阳使者”还为他赚取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出售并获利1000元。

而“DSLR机动炮台”让汪希真正火了一把。它的学名叫 “数码单反便携式机械影像稳定平台”,外形和使用方法都和机关枪类似,利用左右手和肩膀的三点支撑,可以达到防抖的效果。他扛着这把 “机关枪”跑到北京电影学院门口拍艺考生,结果“被别人给拍了”。他还带着这个作品登上某卫视频道的节目。

汪希的发明有个共性,无论外观设计得多么“拉风”,它必须足够实用,绝对不能是样子货。

他说,每个作品的诞生,都拥有重要的意义。

他在宿舍中打造了一个很像胶囊旅馆的小隔间,有效解决宿舍冬天冻人、噪音大、光污染大、难以入睡等问题。

因为冬天宿舍很冷,他在暖气上加装了4个小风扇,加快空气流通,使宿舍的温度成功上升到26摄氏度;还为自己的“隔间”和暖气间搭起一条通道,源源不断的暖风从通风口送入隔间中。而“夜间不断电系统”可以在宿舍熄灯的一瞬间,自动接通备用电源,让宿舍的电脑、路由器和风扇再坚持3小时。

这还不是汪希所折腾的全部。大二一年,他走遍良乡方圆20公里内几乎所有路;不戴任何护具,徒手攀爬至100余米高度的高炉顶端平台……

对,折腾,他的青春就是一直这么折腾着的。当然他很幸运。高中阶段,学校鼓励组织学生社团,让汪希能打着“航天社”的旗号,在操场上发射火箭;大学阶段,老师对他改造宿舍等不安分的行为,给予了充分的宽容,这都让他内心的创新活力得以释放。虽然,老师、学校等对他的车或者其他发明,没有做过什么评价,但毕竟,就像那辆车能够如此“招摇过市”一样,人们和社会的关注点更多是放在了是否影响交通上,而不再会对所谓的“出格”、所谓的“不安分”、所谓的“折腾”,一棍子打死。

谁的青春不折腾?一个好社会的青春活力,应当在必要规范之下,被高度珍视、被倾情呵护。

有一个说法是:今天美国“硅谷”、航天科技等不少前沿的高端中坚力量,大都是当年玩游戏长大的“玩一代”。

在“魔神”及他身后的一群人身上,或也可以看到中国“玩一代”的气象。

“玩”技术的前景

对于创新——尤其是青少年科研创新,“魔神”很有自己的想法。

他大学学得最好的一门课是创新设计实践。这门课的作业是用一张A3的纸和胶水,保护4枚从4楼扔下来的鹌鹑蛋。

很自然地,他想到了自行车常用的 “空气弹簧”原理。他用纸卷起一枚鹌鹑蛋,在纸筒一端粘上一片纸,另一端装上一个尾翼。在落地的一瞬间,鹌鹑蛋和纸片间形成了一个“空气弹簧”系统,这一段空气被迅速压缩并反弹,反弹的力保护了鹌鹑蛋。这个设计“很惊为天人地拿到了最高分”。

而他在大学中被“挂”的科目是高等数学。汪希一直没想明白,那些曲面积分、曲线积分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等他参加了一个节能车队时,他想或许高数能用在压杆、轴的强度校核。但事实让他很伤心:已经有无数软件帮他完成高数的全部计算,他要做的只是输入几个参数。为此,他得出了一个有点偏激的结论:学的高等数学是没用的。

汪希认为,大学生科技创新的梦想往往是通过参加各种竞赛来延续的。可竞赛总有规则,一旦有了条条框框再想实现创新就很难了。

另一方面,他的作品也并不为各大竞赛所看好。在一次市级机械设计竞赛中,他的作品就是“机动炮台”。而获得一等奖的,是一个在他看来毫无使用价值的“娱乐爬虫车”和一个完全不能洗衣服的人力洗衣机。

“很大、很复杂、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却不实用”,这样的比赛,他不再想参加。

2012年,汪希本有机会在一次节能车大赛上一展手脚,无奈与指导老师理念差距太大,最后以他提前退出而告终。节能车队的指导老师,是车辆方面的一位教授。汪希说,有一段时间,是在他和老师的争吵中度过的,说到底是理念不同。

老师的想法是:既然我们参加的是节能汽车大赛,那么我们就应该制造一辆尽可能像汽车的汽车——必须要是4个轮子,转向要用方向盘,还要有手刹,油门和刹车都得用脚控制。

汪希的想法则是极尽所能、甚至不惜钻比赛规则的空子,去获得尽可能好的成绩——全整流罩竞速躺车、全碳结构、全套的航模无刷动力组、将转向轴置于车身中部,转向操纵为推杆转向。

最终,学校参赛的车辆上面,唯一由汪希设计的是一款重量不到300克的超轻动力组航模马达。但它居然被“拧”在了一个由6毫米钢板焊接而成、重达3公斤的大支架上。

“这哪是节能车啊,分明是造坦克的思路。”做完航模马达后,汪希就退出了车队,不过他暗暗下定决心: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会开着我的电车回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用事实说明:我,更强。

果然,在躺式电车完成后,他叫来了当时节能车队的队友,开着车去找指导老师。面对这个多少有点挑衅意味的行为,老师说:你这个设计的是自行车,我们要造的是汽车啊!

而家人对汪希的所作所为,一直持中立态度:不支持,不评论。但汪希知道,不反对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每个月给他的生活费不变:吃喝玩乐也好,搞发明创造也好,随便。不过汪希的风格是钱不够了,自己挣。

他摸索出了新的收入来源:卖石头。他有收藏矿物晶体的爱好,会特意买一些石头,并在网络论坛上卖出——水晶、碧玺等矿物原石都是他的商品。几年下来,有超过1万元的利润,制造电动车的6000多元都来自于石头的收入。同时,帮人改手电或者改装自行车也是收入之一。

至于未来发展,创业或许可以成为汪希的一个“选项”。他曾带着躺式电车参加过一档创业节目,现场有嘉宾拿出了“5万元启动资金+指导老师”的奖励,但条件是你必须全职创业。

汪希拒绝了。他认为,以自己现在的社会阅历,创业将必死无疑。但如果有一天,他有了足够的经验和想法,可能会去实现创业梦,而产品就是躺式电车和“机动炮台”。

毕业前,他在北京一所中学,找到了物理实验室管理员的工作。

他十分满意。

汪希说,如果没有他的科技发明,他不可能找到现在这份让同学羡慕不已的工作,还享受着事业编制、不加班、有寒暑假等优越的福利。

他说,现在青少年做科技创新,最需要解决的是家长的“认识问题”。他在科技论坛上的不少朋友,都因为家长的明令禁止,而放弃了发明之路。有的家长会认为,一切与读书无关的事情,都是“瞎胡闹”。而他正用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玩”技术的孩子,一样有发展前景。(解放日报驻京记者 柳田)


留下一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