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杂谈 > 一个新单位的“诞生”:西伏?
2016
03-03

一个新单位的“诞生”:西伏?

生物对射线的吸收剂量当量,以单位Sv来表示,中文读法“希沃特”。这个单位名称意在纪念瑞典辐射防护学家Rolf Maximilian Sievert。

1

“希沃特”是我国的法定读法,也可以简称为希。我们通常说一个地方的自然本底0.08μSv/h,读为“0.08微希每小时”。

在辐射剂量为大众关心之前,这些读法都没发生什么问题。

但是由于Sv的第二个字母v在中文里面读做伏特,后来,渐渐有人认字认半边,听到了“西”(西门子,电导率单位),一下子想不起下面该怎么读,就根据右边的v读作“伏”,变成了“西伏”。

而由于海峡对岸的一些业内人士又音译为“西弗”,随着两岸交流加深,里应外合,大陆的半壁江山在近些年都投奔了“西伏”。

而我认为这类因某种特定的纪念意义而命名的单位,应尊重原创,所以坚持读希沃特或者希,以至于经常有人表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以前举过一些例子。

例如,显示器的刷新率叫做帧(后鼻音,去声),在1990年以前,不论专业还是民间,该字自古以来只有这一个读法。

但是群众的力量不可阻挡,在1990年以后,硬生生的给这个字多加了一个读音(前鼻音,平声),变成了多音字。

这种读音的变化可以视为语言的自然演化,与希沃特这样的人名不能相提并论,所以没有什么问题。

电子管和场效应管的栅(zha,去声)极,在电子管时代(1960年以前,甚至自古以来),只有这一个读音,在台湾地区,字典里面至今也只有这一个读音。但是由于大陆地区历史上文盲改行的电子技术员太多,硬生生的多加了一个读音(shan,平声),以至于现在你要是说zha极,一堆人会骂你文盲。

栅极是象形名称,电子管的控制极以及光栅,放大以后看,都是“栅栏”。所以,称为栅(zha)极是符合语言的发生规律的。而读作栅(shan)极既不符合语言的历史,也不符合语言的演化逻辑,现在变成字典里的“正确”读音,则是劣币驱逐良币。我不知道国家语委和科学名词委是不是由文盲组成的机构,如果认同shan极这种匪夷所思的读法,想要在字典里加上,我并无意见,每个人都有权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读音。但是他们竟然否定zha极的正确性,把zha极指为文盲读法,的确让人难以理解。

(作者刘虎,本文部分引用了王骏程的观点)


留下一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