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杂谈 > 正确到大家都无视的道理:物以稀为贵
2016
02-10

正确到大家都无视的道理:物以稀为贵

我曾提到一种社会状态:少数人占有多数智能,掌握绝对生产力,而多数人只能饿肚子。这听起来似乎很荒谬,生产力的极大发展不仅没有让人类获得幸福,反而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这听起来像阴谋论,非常不招人喜欢。

1

其实,听起来荒谬的东西,无非是违反了人类思维的习惯而已,仔细想想逻辑上可能是通的;反倒是那些听着无比正确的概念,往往是大错特错,误人子弟。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说过:“只要你们想到的都是错的,你们学到的都是表面现象”。这或许是人类最大的悲哀: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的道理,也知道自己不是圣贤,却往往依照自己对事物的简单判断去做事,最后将犯下的错误总结为命运。

所谓“命运”,实际上是迷信的概念,相信世间的一切自有安排。科创是讲究科学理性的地方,我是科创人,所以我不相信命运。但人就是这样,总想着要信点什么,不信点什么就觉得心里有些空虚,这是人经过千百万年进化而来的思维习惯,也是宗教在现世大行其道的原因。而接受科学理性洗礼的过程,就是逐渐认识并征服这种本能的过程。

说得玄一点,就是超越信仰、征服命运的过程。

今天要讲的物以稀为贵,先从教育领域举个例子。

我的父亲来自于一个偏远的农村,当时要考上大学是非常困难也非常光荣的事情,借助来之不易的机会以及超乎常人的努力,他实现了阶级的翻越,于是今天我能够自由地和各位在这里交流。
听完上面这个故事,乡亲们的经验总结非常地简单:接受高等教育能够改变命运。这一条道理是如此地简洁、直观、明确、难以反驳!时至今日我们获得了相当高的高等教育普及率,对于我所在的初中和高中,似乎读本科是一个无需考虑、无需争辩的目标。

当一件事情的道理如此简单的时候,我们是应该欣然接受,还是报以怀疑?我个人的性格比较多疑,但我想讲标题提到的那句话:“物以稀为贵”。现在我所知道的许多XXX学院,都在撺掇着怎么把校名改成XXX大学;而经费不足的XXX大学,都在撺掇着怎么把那几个专业分出另一个学院,或者怎么把这几门课开成一个新专业。最终,我们将获得很多很多的大学,这些大学有很多很多的学位,于是越来越多的穷苦百姓将能够改变它们的命运,最终我们会消灭贫困。

讲到这里,大家应该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了。

事实是,大学本科毕业生的起薪,扣除通货膨胀,其实是逐年下跌的;而未经报道的实情则是大学生就业率前所未有地低。伴随着用人单位要求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本科生选择参加研究生考试;而本科教育也前所未有地变得空无一物,尤其是二三本院校,本科应届毕业生往往不具备任何思考研究能力,甚至连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都很差劲。他们不再是市场的宠儿。

夕日简洁、直观、明确、难以反驳的道理,今日却成了坑惨众多有志青年的诅咒。
我想为受害者们呼喊,但我的呼声显得如此的无力,因为受害者们对我的嘲笑实在是太响亮了。
令人感到唏嘘的是,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认。当我问到绝大多数学生,他们的回答都显得如此地可笑:
“觉得要给家人一个交代吧”
“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都辛辛苦苦读了那么多年才考上的”
“我是我们家最大的,要做榜样”
“反正所有人都要过这一关的”

这些还都是理科生。相较之下,文科生的回答就更是惨不忍睹。作为大学生,他们没有逻辑能力吗?他们不懂“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吗?他们不能独立思考吗?

当我再继续往下追问,口风就出现了转变。
“我妈让我毕业回家里帮忙”
“我爸安排我回去直接到局里上班”
“我哥在X城做生意,我到时候去跟他”

当然,最常见的回答还是
“没考虑过,可能会找工作吧”

与此同时,许多教育理论家和实践家,官方的或民间的,都在尝试用不同的途径解决这个矛盾。
当然,物以稀为贵这个市场经济的原理,是铁打不动的。
人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需要先理性地认识社会的趋势,而绝对不是把自己托付给那些无知无能而又自大的教育机构。

我们的教育机构,特别是高等教育,有多无知无能,又有多自大?
我认为,至少比义务教育阶段要糟糕得多。

高校的老师把他自己都不懂的东西教给学生;
高校的学生把他自己都不懂的东西写成论文。

而即便是各种不懂,仍然能搞得很烦,很复杂;
而即便是各种旷逃,仍然能毕业很顺,很轻松。

这让我想起了快播CEO王欣的一段话,他是这么说的:
王欣问公诉人说“如果你听说快播是一个看毛片的软件,你会下载吗?”
公诉人没说话,审判长说:“你就直接说观点!”
王欣答:“我相信你不会下载,那我们快播是多了一个用户还是少了一个用户?少了一个。互联网企业用户是最重要的,谁动了我的用户我跟谁急!所以快播也是受害者,而不是借淫秽视频牟利。”

按照王欣的话,所以,快播非但没有通过淫秽视频获益,反而是受害者。我觉得王欣问的问题本源就在于人民群众对毛片是喜闻乐见还是坚决抵制。事实是大多数人喜闻乐见,但是庭审中必须默认大多数人坚决抵制,可是硬要承认大多数人坚决抵制就会支持王欣的快播受害论点,同时此时快播为什么在黄色视频领域影响面那么广又变得无法解释了。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人民群众对毛片并不是坚决抵制的。正如同大家都清楚我们的教育有问题——不仅仅是学生,老师们自己也曾这么说过,这是我亲身见证的。然而在某些特定的语境下,我们拒绝承认,并将明显的谬误定为绝对的真理。

证明国王没穿衣服,正如证明你妈是你妈一样,是最简单而又最困难的任务。(覃永良,创新工程局。图片来自网络。)

扩展阅读:http://bbs.kechuang.org/read/78339


留下一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