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与创客运动 > 创业融资的若干基本问题
2015
10-15

创业融资的若干基本问题

创业融资的若干基本问题

刘虎(创新工程局)

创业的完整说法是“开创新事业”,任何事业都离不开经营要素的集中,资本是绝大多数事业无法回避的基本要素。很多科技人员没有资本的概念,习惯于自然而然的干活拿钱,其中包括自己独立的接单拿钱,自己独立的做产品销售。他们似乎感觉不到资本的存在。现在之所以需要关心资本问题,是因为一旦真正开始创业,面对事业的观念必须从消极的社会分工,转变为积极的谋求成长。这意味着需要主动的汇聚有利资源,资本就是一种通用性很强的资源。

创业者的资本是从哪里来的呢?不论舆论把风险投资吹得如何震天响,主流仍然是创业者从自己的积蓄和亲朋中筹措。对于已有成就的创业者,还可能从自己经办的其它产业中抽取。对于大部分大学生创业者而言,主要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和长辈的积蓄。某些创业团队中存在几种角色分工:出钱的,出技术的,出市场资源的。也可能有一些特殊人物,例如,某厂的军代表及其代理人,某垄断集团中对采购能产生影响的人物等。这些特殊情况不属于本文的范畴,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大部分创业者的资金来自于传统渠道。

目前科技创业的一种常见形式,可以称为传统创业。许多科技人员本来就职于某些院所或者企业,在工作过程中发现某些技能、产品具有稀缺性,又可以通过单干的方式获得更多利益,于是纠集朋党扯一个摊子,开始了自主创业路。这种创业,如果没有资本支持,可以自己筹措一些资金,用滚雪球的方式发展。如果有外部支持,可以成长得更快——如果有成长壮大的意愿的话。之所以把这种情形称为传统创业,是因为它的风险小,确定性高。通常,即使有资本支持,也不属于风险投资,暂且称之为传统投资。传统投资与风险投资的区别有三个主要方面,一是回报预期低,例如预期年回报率有20%就会有相当大的吸引力;二是没有退出预期,投资者更倾向于通过分红获得回报;三是对回报的渴望通常比较急迫,一个投入后第五年才可能有回报的事业,不太容易得到传统投资的关注。

1st maker meet

科技人员如果开始创业,不能不思考资本问题,不论是风险投资、传统投资或者自己滚雪球。不懂得思考资本问题的创业,通常很难成长壮大。假设你所开创的是一个极富诱惑的事业,那么一定会有跟风效仿,或者本来你就仅仅是若干开路者之一。你不思考资本问题,不代表别人不思考,别人比你发展的速度快10倍,后果是你被淘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除非牛逼到传奇程度,否则不要自信到不去思考如何快速成长的问题。

这里有一个特例,那就是诱惑力不太大,特别是某些本来就比较窄,有一家市场就饱和了的行业。这种情况真实存在,比如某原子能领域的设备,以前国外就一家供应,现在有人创业了,填补了国内空白,但市场就那么大,别的小企业干不了,大企业又不屑这种业务。如果你实在没有兴趣缔造传奇,我推荐从事这样的创业,它相对来说轻松愉快,同时比较符合科技人员的专长。

可以看出,只要是名符其实的创业,一定存在资本问题。成功的创业必然伴随着资本的聚集、积累和增值。不论是创业者自己出资,在创业过程中积累资本,还是引进传统投资、风险投资,都应该从投资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创业者自己出资也是一种投资,这些资金与从外部引进的的资本没有本质的不同,也存在投资成本,其中就包括机会成本。

风险投资是一项伟大的发明,正因为风险投资的出现,海量创业者所带来的无限可能性,才能被迅速的放大并在短短数年内改变世界的面貌。风险投资与传统投资有很大的不同,一般只出现在创业和高速成长阶段,此后会让位给战略投资(产业投资),而战略投资其实就是传统投资。相对而言,风险投资具有几个特点:一是敢于关注风险极高的创业;二是回报预期高,在创业初期阶段通常具有数十倍的预期回报,而后期也通常在几倍级别;三是有明确的退出机制,如果项目顺利,则股权转让是主要的退出方式;四是容忍较长的首次回报期,对预期良好的项目,可以长达五六年,甚至十年;五是投资人通常不参与创业事业的经营,正常情况下也只会占有较小比例的股份。考虑到本文的读者主要是科技人员,下面对前三点做一些针对性解释。

关于“风险极高”,不单是技术上的风险。我们知道,许多项目从技术上看是一定能成的,但是具体到创业团队,由于成员的意志、内部关系、人员能力等制约,大多数事情是想法很丰满,结果很悲惨。外部竞争也是制约项目进展的重要因素。通俗的讲,许多创业者在八字还没有一撇时,仅凭一个简单的构思和未经实战考验的团队就得到了投资,可想而知风险有多大。如果一个团队已经有初步得到市场认可的产品,往往吸引投资的话语权就已经高得出乎普通人的想象。顺便说一句,这种出乎常人想象的事,正是大众媒体喜爱的素材,所以很容易被舆论进一步放大。

关于“预期回报高”,包含有两层意思。第一是单个项目一旦成功,回报率往往高达十几倍、几十倍。投100万进去,赚2000万出来的“投资神话”并不罕见。它的对立面是,总平回报率仍处于合理水平。否则,土豪们都干风险投资就行了。这是因为“风险极高”在起作用。可能平均下来,每30个项目才有一个完全成功。多数情况是:钱被花光,然后项目下马。第二,项目的成长空间,至少是想象空间必须非常大。有较大的成长空间才可能有较高的预期回报。例如,以研制特斯拉线圈为基本内容的项目,就不太容易得到风险投资,因为这个领域只有不到一千万规模的成长空间。决定项目成长空间的因素很复杂。例如,大规模无线输能的想象空间很大,但是在基础科学取得突破之前,没有实际的成长空间。太空应用技术的想象空间不小,但实际的成长空间却与商业模式有很大关系,如果能找到合适的商业链条,则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反之则仅仅是想象。创业团队本身的视野和素质对成长空间也有很大的影响,有的团队的“穷人思维”很顽固,好项目也会被糟蹋。辨识想象空间和成长空间是风险投资人的基本功,当然也是公众舆论炒作中可以用来混淆视听的地方。

关于退出机制,需要说明的是,风险投资可以分为很多阶段,不同的投资人因其规模、智慧和资源条件的不同,擅长于不同的阶段。对于成长良好的项目,风险投资的引入就像一场接力赛,前赴后继的为创业者提供资本支持,每个阶段的投资人赚每个阶段的钱。风险投资属于资本经营,多数还是金融性投资。科技人员通常思考的经营方式是产品经营,与资本经营具有本质上的不同。产品经营的标的物是产品,提供产品,换取回报。资本经营的标的物是资本,例如在创业公司所占的股份。大家都能听懂(但不尽准确)的一种关于资本经营的解释是:以较低价格买入资本,然后通过各种途径使资本的价值增加,再设法让增加的价值变现。这种经营方式的运作规律决定了风险投资必须想办法变现。如果不变现,则只能等创业企业盈利以后获取分红,收益会大幅缩水,一般只有结合了战略投资意图的风险投资才会这样干。创业投资的第一阶段叫做天使投资(极少数有一轮更早的“种子投资”),规模通常在十万到一千万级别,目前的中位数约为100万元规模,占股比例5%~20%。创业者利用天使投资的资金取得初步的发展以后,需要引入第一轮风险投资,一般叫做A轮融资。A轮的规模多在千万级别,如果项目成长性好的话,还可以多次进行,占股比例的中位数在10%左右。此时如果天使投资人权衡以后觉得变现为妙,就会考虑出让股份给A轮投资人,以平衡风险。随后,企业还可能经历BCDE轮融资,每一次融资都可能存在投资人转让股份的情况。风险投资的最终退出,一种是在企业公开发行股票(上市)以后,通过推高股价、减持股票而变现。另外常见的情况是卖给战略投资人(通常是大公司,比如Google)。

许多科技人员担心一旦接纳风险投资,就只有一路冲杀下去,变成投资的傀儡,失去自由。俗话说“停不下来”。这种担心非常有道理,创业者应该考虑好是否接受这种生活方式。风险投资就是这样,从接受第一笔投资开始,一定程度上需要对投资负责,不能因为创业者的主观原因半途而废,除非与投资人达成一致——通常是高价赎回股份。于是引出许多科技人员的第二个担心:拿了风险投资,就相当于借了一笔利息奇高的贷款。这种认识就是错误的了(除非融了超过实际需求的资金),因为没有考虑引入资本的重要性和投资人承担的风险。银行借款需要抵押,高利贷可能断手断脚,但尚未听说哪个风险投资人流氓到这种程度——创业者完全可以挑选最投缘、最有助于自己的投资人,对创业者耍流氓的投资人并不好混。而即使创业失败(这种可能性很大),钱花完了就是花完了,总结教训以后还可以再起炉灶,并不会因为一两次失败而影响再融资。当然,创业者必须认真的经营创业项目,和早期投资者不是对立关系,而是紧密合作关系,战略同盟关系。假如创业者流氓得没理由,不光被投资界排斥,还会受到创业界的鄙视。

引入风险投资的创业企业,受资本利益驱动,只要成长顺利,估值会被不断推高。公司创始人(可能不止一人)通常占有大部分股份,如果按估值来计算,这些人的所谓“身价”也会不断提高。在这个过程中,团队成员的心态、团队内部的语境都可能发生微妙的变化,很可能因此偏离最初的创业理想。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前期成长良好的公司也可能因为内部的问题遭遇挫折,特别是在新一轮融资的过程中。这些是需要注意的地方。当然,不论资本从哪里来,创业团队的悲欢离合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经得起考验的人才能成功,并不能认为风险投资就比其它融资形式危险。只是采用风险投资,会面临比其它任何方式都广阔的视野环境,需要创业者有更好的心理素质,更稳重的战略智慧。相应的,如果想做一件改变世界的大事,风险投资也更为匹配。

如果不喜欢风险投资,还可以考虑传统投资。传统投资的情况对于初步创业者而言,首先是难找,平均素质也没有天使投资人高。如果跟土豪吹嘘要做个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尽管你周密筹划,别人还是会觉得你是骗子。例外的情况不是没有,比如你亲戚能量很大,或者你自己特别擅长玩空手道。但毕竟是特例,作为科技人员罕有这种能力。其次,传统投资的占股往往比较大。在传统投资中,资方的话语权通常远高于团队、技术和产品。这与风险投资有天壤之别。以100万为例,天使投资占股很少超过20%,如果项目靠谱,很多时候只占5%~10%,但在传统投资中很少低于30%。在传统投资愿意投的阶段,通常项目已经可以持续盈利,这时候拿30%换100万是不科学的。不过,的确要看项目的空间,比如开个咖啡馆之类“创业”,那么找传统投资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需要注意,所谓空间,可能很多科技创业者的想象能力不足,或者天生胆小怕事,自己把空间圈死了。这时,可以多找一些风险投资人聊聊,他们可能比你想得远,好的投资人其实非常乐意与创业者交往,并不是一坐下来就得一本正经的谈钱。

相信很多科技人员有个疑问,同时也是理想——自己从小做大,滚雪球行不行?有这样的理想非常好。科创仪表局在创办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最后坚持了理想。这是因为作为科创旗下第一家完全由小伙伴们自己创立的实业,有其战略稳定性的考量。同时,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选择,更适合于科技人员的生活方式,避免了资本利益驱动所带来的一切困扰。由此可见,自己给自己“投资”,不但是可行的,对于专业性较强的领域,也是有效的。但是需要告诉读者,如果换到现在,由于国内的风险投资机制已经颇为成熟,你不借助风险资本,不代表别人不借助,一旦有相似的剧本,威胁就会很大,风险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

近些年还兴起了几种新的方法,项目众筹是其中行之有效的一种。对于科技类创业项目,众筹其实更倾向于预售。这种方法是在产品量产之前,面向潜在用户进行市场试探,鼓励感兴趣的用户(种子用户)订购期货,从而先行收回货款用于产品改进和生产。这种模式的原型可以追溯到百年以前,至少十年前就已经流行于技术论坛了。众筹的流程并不复杂,但却是对产品开发的一次颠覆——建立了开发者和用户的直接联系,效率优于QFD等创造学方法。社区众筹能够促进小众需求和小众创新的融合,大幅降低科技创业的门槛和风险,催生了丰富多彩的产品。众筹不会占有项目股份,不影响创业团队的独立性,如果已有产品原型,可以大胆一试。在专业众筹平台上实施的话,还有良好的广告效应。但是专业平台的进驻手续比较繁琐,通常还需要酷炫的视觉展现,国内科技爱好者如果觉得困难,可以考虑在专业论坛中用发帖的办法来实施。“行业项目”需要在行业论坛或本行业的平台众筹,某些专业性的项目甚至可以用发邮件、打电话等方式众筹,还可以亲自拜访种子用户。专业众筹的规模可以上亿。

尽管都有众筹二字,项目众筹和股权众筹却截然不同。还有一类上文没有介绍,但外国人熟悉的创业投资:创业者设计好需要募集的资金规模、对应出让的股份比例以及有关权利义务,然后通过适当的方式广而告之,向社会公开征集投资。许多创业公司从一开始就发行股票,只是不上市交易。一些投资基金也会挑选有潜力的项目,为其设立专项基金。股权众筹是“众筹”概念诞生以后,给上述募资方式起的新名字。在我国,注册股份公司的门槛颇高,对投资基金的准入也较为严苛,客观上造成创业融资渠道单一。股权众筹以金融创新之名,实际上是帮助创业者“非法”集资。和其它打政策“擦边球”的创新一样,政府照例顺应了潮流。由于制度尚不完美,需要通过若干形式来规避法律风险。常见情形是设立有限合伙企业,创业者或者领投人成为“普通合伙人”,而通过众筹来的投资者一律为“有限合伙人”。该合伙企业再向创业团队(需另成立有限公司)投资。通常,有限合伙人不具备投票权,因此除非另有普通合伙人(常见于有领投人的情况),股权众筹不会影响创业项目的独立性。由于国内公众的投资心态尚未发育成熟,借股权众筹向公众募资并不比其它方式规范。创业失败时,创业者不但要承担失败的后果,还可能面对投资人闹事、报复等压力。

政府资助也是目前的重要资本来源。在我国主要城市,大学生创业即给5000元以上的资助,配套10万元以上的贴息贷款。符合鼓励政策的项目,稍加”运作“就能拿到20万以上的资助。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引进创业项目,甚至给予创业企业百万级别的注资,且不占股份。正如大家所知,我一贯反对政府给予创业和产业任何补贴,许多研究也证明这类政策宏观上对于产业创新没有正面效果,甚至有负面影响。创业者在对待政府资助的问题上,应当作为一个成本收益问题来考虑,不同的创业者和创业项目具有很大的区别。从成本而言,政治浓度必然比较高,会影响创业者的心态;符合政府规定的形态会增加机会成本;某些时候需要通过中间人的运作才能得到资助;大多数时候需要做假或者削足适履才能满足政府的胃口,这也是成本。就算在网上查询有关政策也是需要时间的,对于创业者来说,时间非常昂贵。从收益而言,得到资金自不言说,还可能得到远期的”政策支持“。某些项目需要有政府或相关人员来站台才有利于推行。如果成为政绩项目,在许多方面能搭上快车,比如“大学生创业明星”们就很风光。学校、院所等国营事业也搞了大量的孵化器,很多孵化器又外包给投资公司经营,这些单位向政府申请资金的能力是很强的,他们需要有真正的创业者入驻,才能来体现政绩和获取利润。从这些情况看,政府资助也是一个与创业者的个性关系密切的资金来源形式。有的创业者在经营政府关系、利用政府的特点方面有天赋和兴趣,就比较适合。如果你是对此毫无感觉的科技人员,就没必要勉强自己。

前文曾讲过,许多科技人员担心接纳了投资以后“停不下来”,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创业者的退出问题。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两种创业企业:一种在创业后不久,创始人就退居二线去搞别的兴趣去了,公司交给一帮比自己厉害的人继续发展;另一种,直到公司上市后多年,创业者们依然担任着个方面的最高领导职务。创业者什么时候能够退出,首先取决于本人的意愿,如果合作得非常快乐,除非有权人(如董事会)执意换人,就可以一直做下去。其次,也取决于企业对创业者的依存程度。有的企业的成功来自于创业团队的特立独行,找不出替代者;有的创始人不善于培养新人,因为性格缺陷等因素,长期面临孤家寡人,光杆司令的局面。在这些情况下,创始人一旦退出,企业就可能崩塌。第三,要看董事会的意愿。后期所有创始人所占股份加在一起也常常不足50%,上市公司会稀释得更厉害,董事会是可以违背创始人的意愿换人的。一般而言,如果创始人在早期阶段就退出,对于投资人来说是重大利空,创始人的“身价”也会大跌。而在后期,对风险投资而言通常是B轮以后,传统投资是进入成长阶段,相当数量的公司引入了职业经理人或者从内部培养了新的领导人,创始人退居二线的情况就开始出现了。创始人退出后,所持股份是否受到影响,要结合退出的方式和当初的协议而论。例如,某创始人因为个人原因半路开溜,就不应该享受之后股权的全部增值,应当向其他股东转移部分股权,或者由公司回购。如果创始人的退出是因为已经培养出更优秀的人才,则可以拿出部分股权预备给新领导人。在上市以后退出,一般来说完全不受影响。为了减少风险,建议在创业初期就约定好处理原则。

最后花一些篇幅来探讨创业。最近一段时间创业真的很火,以至于见了别人如果不谈几句就显得很low。这种人为推高的势头总是会伴随着一种思维:认为世界是有规律的,做了ABC,就一定能得到DEF。这就是为什么国家按部就班的采取了很多措施,大学生排着队参加创业大赛,评委们煞有介事的指点着江山。然而真相是,凡是“创”字打头的事情,比如创业,创造之类,真的没有可靠的规律。如果有规律的话,那就是——多样性。创字头的事情,从来都是小概率不可预测事件,这是我研究创造学十余年,最后得到的结论。我不再推崇任何创造学,也不想散布“创业学”,这些应该是我们这种“老学究”的工作,不是创造者和创业者值得花时间的地方。反过来看,这也说明我们不应去全盘否定热火朝天的创业形势。年轻人有个性是好事,为自己哪怕幼稚的理想闯一闯,哪怕是被煽动的,只要不伤害别人,就没什么坏处。只有保持这种胸怀,才能生长出多样的世界,古话说乱世出英雄,很有道理。

资本从哪里来,也是一个需要适应自己个性的事。本文探讨了很多获得资本的方式,但仍然不是全部。不要把创业的第一步,押在投资上。许多创业者为寻求投资耽误了太多时间,不如先做一些容易开头的工作。创业者的价值是逐步积累的,有人喜欢说”如果有300万投资,就怎么样“,似乎万事俱备只差钱。种思维方式是创业者应该忌讳的。我们应该更加关注做了哪些对社会、对支持者而言具有难以替代的价值的事情,这是一次创业的真正核心。(2015-08-15初稿于成都,2015-10-10修订)


留下一个回复